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晓维的博客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1955生于成都,1982年获南开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1993年、1998年在西南财经大学分别获经济学硕士、博士学位。 1985年至2001年,西南财经大学经济系任教。2001年后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任教。

网易考拉推荐
 
 

改革而非调控  

2015-11-25 16:30:13|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习近平最近表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对习总的讲话,已有很多解读,但似乎大多不得要领。

宏观调控政策本质上是短期稳定政策。由于构成一个国家生产能力,或总供给的劳动力、技术、资本存量,以及资源配置方式都是过去活动的结果,在短期内是不可改变,不可调整的。因此,宏观经济政策只能着力于总需求。当总需求大于总供给时紧缩总需求,抑制通货膨胀;总需求不足,则刺激总需求,实现劳动的充分就业。

因此,如果习总讲话重心是“着力加强供给侧改革”,则可以解读为“改革而非调控”。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后,中国逐步出现了产能过剩,加上劳动就业压力,剌激总需求似乎已成为一种调控“定式”。中国经济增长率近年持续放缓,今年GDP增长率甚至可能降至7%以下。坊间一直存在要求政府“宏观调控”,“刺激经济”,“保增长”的呼声。

然而,在此前的多篇文章中,我认为中国近年经济增长放缓,最主要是因为资源配置在几十年市场化改革中逐渐优化,帕累托改善空间及改革红利减少。随着资源配置进一步优化,未来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还会继续下降。在资源配置趋于优化时,中国将同发达国家一样,只能依赖劳动力的增加,技术进步,实现1-2%的年增长率。因此,增长放缓是正常现象,习总称其为“新常态”。

今年似乎经济形势更为严峻。我们看到大量关于“产能过剩”报道,如工厂开工不足,钢铁、煤炭、电力销售减少,部分地区失业加剧。然而:

首先,过剩是否来自总需求不足,主要取劳动是否充分就业。如果技术不变,并按保守的6%经济增长率,大约需要新增6-700万左右的劳动力。但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在2013年中国劳动力人口达到峰值后,201415-64岁的劳动力人口绝对数已经开始减少,比2013年少1512万人。我们不清楚今年到底新增劳动力会减少多少,如果保守点估计也减少1500万人的话,整个社会将有2000多万劳动力供给缺口。因此,即使由于经济增长放缓,面临的也不再是就业压力,而是已有劳动力无法满足增长的需求。经济发达地区今年一直存在招工难,(因工资上涨)用工难问题。

其次,在劳动约束下,大量行业并不是“产能过剩”,过剩的只是资本存量。“产能”或生产能力,是按一定方式,或依一定比例配置或组合起来的劳动力、技术和资本存量。在劳动已经充分就业的条件下,意味着实际产出(GDP)已经达到了由劳动这个资源短边所决定的产能极限,因此并不存在总需求不足的问题。即使这时还有未能得到有效利用的资本存量,它们仅是“剩余资本”而非“过剩产能”。在这种情况下,扩大总需求的宏观经济政策,并不会增加实际产出(GDP),也不会扩大对这些“剩余资本”的利用。

中央政府经常性的刺激投资,刺激出口(投资)的政策,地方政府为解决当地就业,增加税收,显示政绩等,通过各类补贴、优惠,如减免税收、低价土地、放纵排污等手段鼓励投资,导致了中国近年大量的过度投资,并为现在积累了大量资本存量。而且,这种受政策鼓励而非市场导向的投资,还带来了很多技术落后,或者其产出不适应市场需求的资本存量。

而且,出于种种原因,即使资本已经“过剩”,地方政府也会以各种方式继续优惠、补贴,避免企业破产,资本闲置,或按通行的表达,不愿压缩“产能”,甚至不愿看到资本贬值。这些“过剩资本”从而得以长期保存,并进入人们的感官和统计报表,让人们觉得有很多“产能”过剩了。其实,这些并不是“产能”,而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废铁。就像衣柜里面存放的过时旧衣物,没有任何价值。

最后,生产能力在行业间的配置不合理,某些行业生产能力不足,产品供不应求;而另一些行业生产能力过大,超出了需求,出现产能过剩,即人们通常所说的“产业结构失衡”。这是一个是经典的资源配置问题,不可能通过宏观调控解决。

既然中国目前的经济问题不是来自总需求,那么刺激总需求政策,特别是刺激投资政策,显然就是不对症,是用错药了,很可能带来一系列恶果:

1. 在刺激经济、保增长的名义下,很可能导致地方政府新一轮投资热潮。过剩资本存量得以保留,并形成更多的新资本存量,带来未来资本更大过剩。特别是在政策优惠、补贴下的非市场化投资,既会进一步扭曲资源配置,带来新的资本结构及产业结构失调,还会导致收入进一步向投资者转移,恶化收入分配;

2. 在劳动已经充分就业的条件下,扩大总需求,会直接导致工资及服务价格普遍上涨。工资上涨,有助于改善现有收入分配状况。但劳动务价格上涨,则会降低居民收入实际购买力。而且,工资上涨很可能导致消费需求的进一步扩大,在已经达到劳动约束下最大化产出后,可能引发物价水平的普遍上涨;

3. 工资率上涨导致的利润率下降,实际上是资本存量在贬值中得到利用,甚至失去市场价值,从而被处置、废弃,最终基于市场力量重新实现劳动与资本合理的配置比例,实现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但刺激总需求的政策,很可能阻碍、限制产业结构、资本结构在这个过程中的调整,过剩的资本存量得以继续使用,经营效率低下的企业得以维持,过剩的产业继续被保留。

“招工难”与资本过剩并存,产业结构的失衡,经济效率低下,不是宏观问题,而是资源配置问题,是现行体制及资源配置方式带来的结果。解决这类问题,需要通过深化改革,改变现有的资源配置方式。“着力加强供给侧改革”,就是要从宏观调控转向改革,“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从而增进市场活力,改善资源配置,增加有效生产能力或总供给,以维持较长时期的中高速增长。

  评论这张
 
阅读(26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