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晓维的博客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1955生于成都,1982年获南开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1993年、1998年在西南财经大学分别获经济学硕士、博士学位。 1985年至2001年,西南财经大学经济系任教。2001年后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任教。

网易考拉推荐
 
 

出租车司机的长期收入并不取决于份儿钱  

2015-08-05 09:39:23|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普遍认为,或者提高油价、份儿钱,都会损害作为弱势群体的出租车司机的利益。

    其实,在出租车司机与出租车公司已经达成租车合同的合同期内,上述变化的确会影响出租车司机的纯收入。但是在租约到期后,司机与公司间就会基于新的条件展开谈判,从而消除这些因素对司机收入的影响。所以,从长期看,这些因素并不会影响司机的纯收入。决定出租车司机长期收入的是出租车司机的保留收入,或他们不开出租车从事其他职业所能够得到的最高收入。

    举例来说,假如某一群体中的个人从事非出租车司机工作,可能得到的最高纯收入是3000/月。考虑到开出租车劳动时间更长,工作更为紧张,从而需要给予1000/月的补贴,那么这个群体中的个人开出租车的期望纯收入就是4000/月。这个收入我们称为开出租车的保留收入。如果他开出租车挣到的纯收入高于了保留收入,比如挣了5000/月,开出租车就是比从事其他所能从事的工作更好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他所属群体的其他劳动者就会希望得到这份工作,会有更多的人向出租车公司提出租车申请,公司的运营执照便会供不应求。这时,出租车公司就会提高份儿钱。如果政府强硬管制份儿钱,出租车公司就会通过其他渠道或以其他方式,如请客、送礼、租车回扣等,来实际提高份儿钱。随着份儿钱的提高,开出租车的收入就会下降,直到开出租车的收入等于司机的保留收入,即前面所讲的4000/月。这时,这个群体中没有更多的人想进入出租车行业,公司份儿钱和出租车司机的纯收入达到均衡。

    反之,如果由于油价上涨,或打车需求下降,或份儿钱提高,使得现在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为3000/月,那么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低于了他的保留收入。在短期,或在他和公司签订的合同期内,他只能忍受这种损失。因为他即使放弃开出租车,也必须按时上交份儿钱,份儿钱成为他的净损失。然而,在合同期满以后,他可以选择不再开出租车,从事其他工作。如果出租车司机都不再选择继续开出租车,或不再向公司续约租车,对公司的租车需求就会下降,既定份儿钱下,就会有车租不出去。面临这种情况,公司就会降低份儿钱,直到把车全部出租为止。随着份儿钱下降,司机收入相应上升,直到月收入达到4000元。

    因此,无论打车价格、油钱、份儿钱如何升降,通过出租车司机的进入和退出形成的竞争,在长期都不会影响出租车司机的纯收入,他们的收入会随份儿钱的升降自动等于其保留收入。

    对不同群体,从事其他工作所能得到的收入或保留收入是不同的,因此,他们要求或实际得到的收入也有所不同。就北京而言,大约2004年前,出租车司机必须是北京五城区的城市居民。但此后,这个准入条件放宽到了北京户口,无论城区或郊区,无论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

    由于现行体制下形成的城乡分割,加上教育等差别,城市居民不开出租车从事其他职业的机会多于农村居民,或者说,城区居民从事非出租车司机工作能够得到的收入远大于农村居民。即使不工作,得到的社会保障收入也远高于农村居民。因此,城区居民开出租车的保留收入或成本要大于非城区居民。自然地,城区居民开出租车要求得到的收入要高于农村居民。

    若只允许城区居民开出租车,最初开出租车月纯收入4000/月时,出租车司机的供给与需求达到一个均衡,或者说,份儿钱和司机收入达到了一个均衡。随着经济增长,从事其他职业的收入提高了,以及城市社会保障水平的提高,城区居民开出租车的保留收入也会相应增加,愿意在4000/月纯收入条件下从事出租车司机职业的城区居民会越来越少,从而形成对降低份儿钱、提高出租车司机收入越来越大的压力。如果政府继续执行原有的准入政策,可以肯定,出租车份儿钱就会下降,司机收入会相应提高,直到司机收入与其增加后的保留收入达到一致。

    但是,也许是为了保证出租车公司的利益,也可能是为了给农村居民提供更多就业和增加收入的机会,政府放宽了进入这个行业的准入壁垒,大量的农村居民特别是远郊居民进入到了出租车司机市场,从而大大扩大了出租车司机的总供给。

    对相当多的农村居民而言,务农劳动所能得到的收入,或他们的保留收入,远低于城区居民的保留收入。假定城区居民中,能够开出租车的最低收入群体从事其他职业的纯收入为4000/月,他们开出租车要求得到的收入就会是5000/月。但是,农村居民中具有开出租车能力的最低收入群体如果从事其他劳动收入仅为2000/月,他们开出租车所要求的收入就为3000/月。相对于城区居民,他们愿意支付更高的份儿钱,只要支付包括份儿钱在内的所有其他开支后的纯收入,能够大于或等于3000/月。可见,正是新进入的农村居民的竞争,推动了出租车份儿钱的上涨,以及出租车司机收入的下降。

    如果份儿钱上涨,使司机收入低于3000/月,部分农村居民就会退出出租车司机市场,转向其他职业。出租车公司间的竞争将降低份儿钱,增加司机收入,并在司机纯收入3000/月时达到均衡。

在与保留收入更低的农村居民的竞争中,保留收入更高的城区居民会逐渐退出这个市场,转向其他职业。可以设想,如果北京市政府进一步放宽出租车司机准入政策,允许来自全国任何地方的农村居民到北京开出租车,纯收入更低的贫困地区居民会更多地进入北京出租车市场。其结果,出租车公司会得到更高份儿钱,司机收入会更低。

    因此,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先有份儿钱,并且份儿钱的高低决定了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其实不然,从长期来看,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完全决定于相应的司机群体的保留收入。公司的份儿钱,是打车总支出(司机总收入)扣除油钱、工资之后的剩余,经济学叫“租金”。司机纯收入与份儿钱、油钱并不相关。

由于在北京、在中国,具有开出租车能力的司机群体保留收入不同,故他们作为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公司的份儿钱也不同。一个城市出租车司机的纯收入是多少,决定于政府的准入条件,或者说,决定于允许哪个群体进入市场,并最终决定于保留收入最低的那个群体的保留收入。

       此文原载于《光明日报》,2013419

  评论这张
 
阅读(34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