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晓维的博客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1955生于成都,1982年获南开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1993年、1998年在西南财经大学分别获经济学硕士、博士学位。 1985年至2001年,西南财经大学经济系任教。2001年后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任教。

网易考拉推荐
 
 

刺激总需求政策的恶果  

2015-09-28 10:59:16|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经济增长率下降了。可以观察到很多企业订单减少,开工不足,机器、设备闲置,甚至成为“僵尸工厂”,企业利润率普遍下降。投资,以及对煤炭、钢铁、电力、运输等基础产品的需求与上年同期相比,都有所减少。采购人经理人指数(PMI),生产者购入价格指数(PPI)同比都有较大幅度下降,前者平均下降1.6%,后者平均下降5.64%

囿于惯常的思维模式,人们似乎已经很自然地将这种现象归咎于总需求不足,并主张像上届政府应对次贷危机一样,以扩张性政策拉动总需求,实现产能充分利用,提高经济增长率。

1. 2015年采购人经理指数(PMI)和生产者采购指数(PPI

刺激总需求政策的恶果 - 杨晓维 - 杨晓维的博客

 (注:PMI来自东方财富网,PPI来自能源新闻网。)

一个国家现实的生产能力,并不是各种资源或要素生产力的简单加总,而是各种生产要素按一定方式配置或组合起来所能生产的最大化产出能力。当各类资源并不完全匹配时,就会当某种资源已经充分利用的同时,还会有其他资源的闲置或浪费。这时,一个国家的最大化产出,是其资源短边已经充分利用,从而在其约束下的产出。

长期以来,由于新增劳动力不断扩大,资本一直是增长的短边,中国经济始终面临“剩余”劳动及失业问题。从有劳动统计的1991年到2010年的20年间,中国1564岁的劳动力人口平均每年新增1180万人。2010年,更是达到了2454万人。所以,过去的宏观经济政策,一直致力于增加投资,以吸纳更多的劳动就业。次贷危机后的2010年,即使4万亿刺激政策带来了1168万的城镇新增就业人口,年末城镇失业率仍达4.1%,登记失业人员高达908万。

长期刺激投资,扩大总需求的政策,加上地方政府为了实现GDP、财政收入增长,以税收、土地、环保等优惠政策积极招商引资,都导致了投资的不断膨胀。从2002年开始的上一轮经济高涨,除2010年由于次贷危机,以及近两年投资增长率有所下降外,投资增长率都在20%以上,平均年增长率达22.5%。而同期GDP年增长率仅为9.9%。投资不仅是当期总需求的一部分,它还形成未来资本存量,故投资增长率也是未来新增资本存量的增长率。即使按相当保守的10%年折旧率计算,资本存量的增长幅度都大于GDP增长率。这意味着在劳动/资本比保持大致不变,从而GDP/资本存量大致不变的条件下,资本存量并未得到充分利用,且过剩的资本存量还在不断累积。

2. GDP与投资增长率

刺激总需求政策的恶果 - 杨晓维 - 杨晓维的博客

          (注: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官网。)

然而,特殊的人口控制政策,劳动力人口在2013年达到高峰后逐年下降,去年减少了1512万人,今年减少的劳动力应该只会大于去年。而经济增长,即使有所放慢,也会扩大对劳动力的需求。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计,截止6月末,全国城镇新增就业718万人。过去十多年,每年都有4%多一点的失业率,因而可以合理地将其视为“自然失业率”,或者说与宏观经济形势无关的失业率。如果今年继续维持20144.1%的自然失业率,大约应该有2200多万劳动力缺口。

表1. 20042014城镇登记失业率

刺激总需求政策的恶果 - 杨晓维 - 杨晓维的博客

 (注: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官网。)

因此,即使今年经济增长速度有所放慢,即使某些地区、某些行业存在摩擦性失业,在宏观层面,是劳动力不足而非城镇就业问题。否则,也就不会有“招工难”,更不会出现工资上涨导致的“用工难”。今年以来,除东北三省外,全国至少已有23个地区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今年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数量已超过去年全年。其中,上海、深圳两地最低工资水平超过2000元大关。

表2. 1564岁劳动力

刺激总需求政策的恶果 - 杨晓维 - 杨晓维的博客
          (注: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官网)

中国目前生产能力的短边,并不是资本而是劳动。当劳动已经充分就业,意味着已经达到劳动力这个短边约束下的生产能力充分利用。因此,并不存在总需求不足的问题。只是由于过去过度投资不断累积的资本存量过大,即使在劳动充分就业,或经济已经达到可能的最大化产出后,仍会有大量过剩的“资本”,如机器、设备,厂房,矿井。下面,以一个浅显的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如果去年全社会一共有10个劳动,运用10机器(资本)生产了10个产品。在技术不变的条件下,如果今年有12台机器,但有9个劳动,其中只有8个就业,生产8个产品,是总需求不足。然而,如果全社会只有9个劳动,生产了9个产品,尽管有3台机器(资本)闲置,但已达到了劳动约束下的最大化产出,不存在总需求不足的问题。

如果今年经济增长放缓并不是由于总需求不足,刺激总需求政策,特别是刺激投资政策,显然就不对症,是用错药了,很可能带来一系列恶果:

1. 在刺激经济、保增长的名义下,很可能导致地方政府新一轮投资热潮。在资本存量已经过剩的条件下,带来未来资本存量的更大过剩。特别是在政策优惠、补贴下的非市场化投资,既会进一步扭曲资源配置,带来新的资本结构及产业结构失调,还会导致收入进一步向投资者转移,恶化收入分配;

2. 在劳动已经充分就业的条件下,扩大总需求,会直接导致工资及服务价格普遍上涨。工资上涨,有助于改善现有收入分配状况。但劳动务价格上涨,则会降低居民收入实际购买力。而且,工资上涨很可能导致消费需求的进一步扩大,在已经达到劳动约束下最大化产出后,可能引发物价水平的普遍上涨;

3. 工资率上涨导致的利润率下降,实际上是资本存量在贬值中得到利用,甚至失去市场价值,从而被处置、废弃,最终基于市场力量重新实现劳动与资本合理的配置比例,实现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但刺激总需求的政策,很可能阻碍、限制产业结构、资本结构在这个过程中的调整,过剩的资本存量得以继续使用,经营效率低下的企业得以维持,过剩的产业继续被保留。

4.劳动工资上涨,会吸引更多的农村劳动力进城。面对2200万左右的劳动力缺口,如果城镇新增就业700万人,意味着农村劳动力将减少约4%1500万人。

4. 城镇与农村劳动力变化

刺激总需求政策的恶果 - 杨晓维 - 杨晓维的博客

(注: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官官网。)

中国的城镇化发展,不仅大量边际产出趋于零的农村绝对剩余劳动力已经转移城镇,而且,越来越多边际产出大于零的农村劳动力也在向城镇转移。如果没有相应地农业技术进步,或以机械替代劳动,弥补务农劳动力的减少,大量农村务农劳动力向城镇的转移必然会导致农产品总产量下降,从而不能满足稳定增长的农产品需求,引发农产品价格上涨。

大田作物易于机械替代劳动,也许影响不大。但对于难以用机械替代劳动的劳动密集型农副产品生产,如蔬菜、水果、经济作物,禽、蛋、肉等,产量很可能随劳动力转移下降。如果没有相应的进口弥补,价格就会上涨。尽管现在还没有出台较猛的经济刺激政策,但由于在农村本身劳动力就有相当幅度减少的条件下,还会向城镇转移数百万劳动力,劳动密集性农产品已经开始上涨。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8月份猪肉、鲜菜和蛋等食品价格都有大幅上涨,猪肉价格比上月上涨了7.7%,鲜菜价格上涨6.8%,蛋价上涨10.2%。与去年同期相比,食品价格同比上涨3.7%,其中猪肉、鲜菜价格分别上涨了19.6%15.9%。非食品价格同比虽然仅上涨了1.1%,但家庭服务和理发等价格涨幅仍然较高,涨幅分别为7.4%5.2%。可以想象,如果刺激总需求政策带来对劳动力的进一步竞争,工资及物价水平必然还会进一步上涨。

综上,充分就业与资本大量过剩并存,利润率普遍下降,并不是总需求不足,而是过去政府长期鼓励的过度投资带来了过多的资本存量。刺激总需求的政策,可能对于增加产出有一定作用,但会继续维持过剩的资本存量,恶化产业结构,还可能导致未来资本存量的更多过剩,也会带来劳务及农产品价格的进一步上涨。

  评论这张
 
阅读(303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